心有花木 向陽而生

來源:中國電力報 時間:2020-08-14 09:45

  編者按 8月13日,中共濮陽市委宣傳部、中國電力作家協會、國網河南省電力公司工會、濮陽市文聯,共同為王存華撰寫的新書《向陽而生》召開作品研討會。

  是河南濮陽供電公司一名職工,也是中國電力作協的一員。她歷經三年,先后走訪了20余位電力駐村第一書記,近百個貧困村莊的300余戶貧困戶,最終呈現給讀者一部電力題材與文藝精品創作相結合的厚重長篇小說,書寫脫貧攻堅戰,書寫扶貧脫貧過程中人們的精神成長。在采訪創作中,王存華因為一群孩子,也成為一名志愿者,近幾年一直在為黃河灘區的孩子服務。她帶領電力志愿者為黃河灘區的孩子捐獻書屋、寫歌、寫書。她說:“扶貧更要扶智,但愿通過我的努力,可以讓更多黃河灘區的孩子因為讀書而改變命運。”讓我們走近她,聽其講述《向陽而生》背后的故事。

  我曾經也是名“留守兒童”

  我小時候生活在農村,母親務農,近似文盲。父親常年在外地工作,只有在農忙時節和過年時才回家。那時,還沒有留守兒童這個說法,但以現在的標準衡量,小時候的我也算是留守兒童。

  父親愛讀書,因此我們兄妹六個都成了小書迷,而我是其中迷得最厲害的一個。書讀得多了,心里便有一個念頭在滋長。9歲那年的一天,我突然對母親說,長大了我要當作家。母親當時正在裁剪衣服,她問我:“作家是做什么的?”我興奮地說:“作家就是坐在家里寫字的人,寫的字會變成書,然后就有好多錢寄過來。”母親聽后拿起尺子在我頭上敲了一記,說:“這世上哪有這樣的好事?別做夢了!”

  我當時特別傷心,爬上院子里的梧桐樹哭,從中午一直哭到晚上,誰叫我都不肯下來。天黑了,我才從樹上爬下來,晚上睡覺時仍然蒙著被子啜泣,誰也不理。第二天,我醒來時意外看到了父親。父親一臉鄭重地對我說:“當作家這個夢想很了不起,只要這是你內心的真實想法,就不要在乎別人說什么,自己努力就好了!”后來我才知道,那天因為我一直哭泣,母親不得已跑到鎮上給遠在聊城工作的父親打電話,父親沒能趕上當天的末班車,只好背著一大包書,從聊城一路步行回到我們那個小村莊。他走了整整一夜,腳上磨出十幾個血泡。我至今仍清晰記得父親的話,是父親讓我懂得,做人要遵從內心,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大學畢業后,我在供電企業從事新聞宣傳工作。工作很忙,新聞作品和文學作品又是兩種創作路徑,許多人以為我的作家夢破滅了。但我就是一個相信夢想能開出花來的人,“為職工抒寫,為電網放歌”,作為電力職工,又身處一線,我覺得我比一些專業作家更有優勢。平時工作很忙,那就擠時間。我每天凌晨4點起床寫作,每天寫3個小時。正是憑著這種日積月累的精神,這些年我出版了《笨媽媽和她的淘氣包》《女人如水》《有一種愛,很小》《一朵一朵云》等作品16部。

  為黃河灘區留守兒童建書屋

  我的所有作品中,寫得最辛苦的還是長篇小說《向陽而生》。之所以會有這么一部作品問世,緣于我2013年的一次黃河灘區之行。

  濮陽黃河灘區是黃河行洪、滯洪、沉沙的重要區域,這里生產生活條件比較惡劣,是濮陽脫貧攻堅的重中之重。我所在的公司結對幫扶的正是黃河灘區的一個貧困村莊,每次跟隨扶貧隊去村里采訪,我都會被深深打動。“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我決定寫一篇小說來記錄這段不平凡的歷史。

  有了這個想法,我去貧困村的次數就多了起來。漸漸我發現,在這個村子里,除了少數貧困戶、五保戶和孤寡老人之外,很多村民家里房子都建得很漂亮,家用電器也一應俱全,不過,他們財富的積累全部是靠年輕人外出打工賺來的,付出的代價就是讓自己心愛的孩子變成了留守兒童。這些孩子吃穿不愁,而精神生活卻極為匱乏。孩子們平時除了看電視、寫作業之外,基本上沒有讀過課外書。而最打動我的是一對小兄妹。

  那天一大早,他們的奶奶下地干活了,只留下7歲的小哥哥照顧3歲多的小妹妹。小哥哥說:“我和妹妹一年多沒有見到爸爸媽媽了。以前,媽媽每天晚上都給我們講故事……”小哥哥說著眼圈紅了,小妹妹則放聲大哭起來,我心里一酸,將兄妹倆摟在懷里說:“不哭,今天我給你們講故事。”那天,我給兄妹倆講了一個又一個故事。返程時,兄妹倆一直把我送到村口,眼神里的不舍與期待讓我想起了童年時代的自己,我想為他們做點什么。

  我從自己的版稅里拿出一部分資金,在黃河灘區的學校開展圖書漂流活動,并結對幫扶了5名生活困難的留守兒童,我就這樣從一個脫貧攻堅的記錄者變成參與者。圖書漂流活動開展了一年多,我又萌生出建兒童圖書館的想法,公司領導對此大力支持,面向全體職工發起“每人每天捐出一毛錢,一年捐出36元錢”的倡議,并給公益項目取了一個非常溫暖人心的名字——“十分有愛”。在大家的支持下,“十分有愛”童書館如花一般在黃河灘區綻放,我們的志愿隊伍也迅速擴大,大家利用業余時間到鄉村小學義務支教、結對幫扶困難兒童……雖然辛苦卻很幸福。

  我最喜歡看孩子們在童書館讀書時熱切的眼神,因為那眼神里有一束光,那是一束充滿愛與希望的光,這束光也促使我下定決心好好寫這篇小說。當然,我內心也懷有期許,期待更多的人能通過我的作品持久關注黃河灘區、關愛黃河灘區的孩子們。

  想讓兒童都能“向陽而生”

  經過3年的采訪與積累,我掌握了大量素材,小說框架基本成形,但從哪里著手寫呢?當前,我們國家正全力推進脫貧攻堅,這是一個了不起的壯舉,我當然要寫脫貧攻堅,但我不可能站在全國的高度去全景式掃描脫貧攻堅。

  那段時間我讀了很多作品,發現很多作家一生的創作都在寫一個地方。一座城、一個村子,甚至于一條街,就可以構成一個完整的世界。我為什么不能一直寫一個城市呢?我的第一部中篇小說《雪玫瑰》寫新江城在遭遇冰雪災害時,電力職工搶修保電的故事。那么我的這篇小說可以繼續寫新江城,它雖然是我虛構的一個城市,但它卻生長在我的記憶里,它是我心靈的故鄉。

  于是,我豁然開朗。只要我把筆下的新江城經營好了,把新江城的人寫透了,我的新江城難道不是全國千千萬萬個脫貧攻堅地區的縮影嗎?

  2019年年底,小說順利出版。小說重點講述電力職工到黃河灘區任扶貧第一書記,開展扶貧扶智,幫助貧困村精準脫貧、鄉村振興發展,同時在與百姓交流溝通中找尋人生價值、獲得幸福的故事。小說塑造了很多人物,這些人身上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眼里有光、心里有愛,不管身處何種環境,都在努力朝著陽光的方向生長,無限地去靠近溫暖與光明。

  這本書的出版得到多方支持,為了回饋社會,我已將《向陽而生》所有版稅捐給“十分有愛”,啟動“快樂童伴 向陽而生”公益項目,希望我們黃河灘區的孩子們都能“向陽而生”。

王存華與黃河灘曲的孩子們在一起

  (作者:王存華)

責任編輯:王詩蕊  投稿郵箱:網上投稿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南四環西路188號7區18號樓

郵編: 100070

Copyright©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中電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中國電力新聞網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嚴禁轉載

? 青青青国产费观看视频,青青青国产手机在线视频,青青青免费视频在线观看